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鹤鸣茶社中的“六蜡战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漫话少城公园内几家各具特色的茶馆
             ----回忆“鹤鸣茶社”的一段经历 

                       王世安  口述  朱之彦 整理

            解放前的成都市是我国颇具典型的一座消费城市,饮茶则又是成都市民的一项重要的生活内容。大小茶馆遍布全市不仅是市民的主要休息场所,也是各界各行联系工作,“接洽业务”乃至进行商务活动的所在。极盛行时全市茶馆约五百家左右。而少城公园既今人民公园内既有六家,其中鹤鸣、枕流茶社久负盛名。我在枕流茶社任过一段时间经理,对解放前的一些情景略有所知,特为简述。少城公园地处成都旧城区的西南,坐落在祠堂街的南边,那时城西的学校比较集中,祠堂街一带书店林立,于是少城公园很自然地成了文化界人士游息之处。园旧有枕流、鹤鸣、浓荫、永聚、绿荫阁和射德会等六家茶社由于茶客们职业的不同,情趣的差异,各行各业有其共通的心理,共同的语言,相关的联系,相似的目的,于是“物以类聚,物以群分。”形成了各自荟萃的场合。而各家茶社亦各有其所服务的对象。


    

 

 

 

 

 

   “鹤鸣茶社”:鹤鸣的茶客大都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和进可为官、退可为教的公务人员。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公教人员常因主官的变动而得失其职位,社会上固有“一派浑水一批鱼”的民谚。吏职并不是铁饭碗,每随主官的进退而进退;而教师却又是校长所聘任,聘期是以一学期为限度,连聘可连任,不续聘既告失业,所以教师不仅要随校长进退,还得因其与校长关系的深浅,是否受同事和同学的欢迎,以及其它因素而决定去留。如果说,一般公制人员端的是陶瓷碗,则教师端的可谓土胚碗,稍不留意,即可破粹。公教人员的工作生活这么的不稳定,因此就经常聚集在一起,互通信息,辗转介绍,鹤鸣茶社于是成了公教人员求职媒生的“交易市场”。


     旧社会生产疲惫,国势不振,粥少僧多,人浮于事的现象极为严重。为了互相依存,教育界也形成了森严的壁垒。当时中等学校中最具势力的要算四川高等师范和北京师范大学两大派系。四川高师校址在成都皇城,人们叫它做“皇高”,北师大则简称“北高”皆以谐小吃黄白二糕之音而得名。

     到了三,四十年代,川大毕业生从事教育者日益增多,这是蒋志澄、杨廉相继长教厅,遂与“皇高”、“北高”鼎足而三了。北大帮的势力也是不小的。在留学生中,则分东洋和欧美两派,他们所角逐的席位,多在个大专院校。至于小学教师则以本市文庙后街的省女师和盐道街的省男师(简称为:省成师)居正统地位。大约因分工的需要,他们则未分若干界限;并且小学教师女性较多,旧社会青年女子出入茶馆多为舆论评议,因此他们的活动仅限于个别串连。

 

 

 

 


  

   “六腊战争”的由来。教师们在每学期末,都面临失业的危险及就业的竞争,这是正值旧历的六月和腊月,故人们幽默地以护国战争中著名的“泸纳战争”更易其字谓之“六腊战争”。这两个时期,教师们活动频繁,竞争激烈。他们常坚持到底,无论胜败都不轻易推出火线,尚未受聘者,固须想尽一切办法媒求一席之地,挣到自己来年的生活费用。既已接聘者,亦必须作狡兔三窟之媒,力争聘书多多益善。当时曾有人对他们的战术作了五点总结;
(1) 水银洗地法;见缝必钻。即多方打听各校长人事关系,找门路寻钥开锁;(2)择肥而食法:尽可能多谋席位,局势就任待遇教优,条件较好的席位;(3)金蝉脱壳法:把无暇兼顾的席位转推荐给同学相好,既可保留根据地,又可获得被推荐者异日的回报;(4)轮流缺席法,同一学期担任多校教课的钟点教员,所任教课超过规定的课时者,便在各校各班挨次轮流缺席。有的缺课过多,也在课外时间补一二次,既可显示自己的责任心及对学生的关怀,又平抑了校长和同事们的愤慨;
(5)迟到早退法:钟点教员任课已经饱和,更无来往于各校的时间,便在甲校提前下课些许,在乙校迟到许以弥补途中的时间。

 

[关闭窗口]

成都市人民公园版权所有  共有 2697471 人访问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 2002-2014 A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7177号
公园地址:成都市少城路12号 邮编:610015 本网站由成都市世腾信息中心建设和维护 shiteng5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