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鹤鸣茶社旧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鹤鸣茶社旧故事”

 

        成都茶馆也是劳动大众不多的娱乐休闲的地方。解放前在多数成都茶馆中用木板搭有两公尺长,一公尺多宽一小台,台上放一小桌,栓上桌围,用来讲评书或演唱曲艺。讲评书的事先挂上所讲内容,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七侠五义》等等。桌上放一小木方(又名惊堂木,戒方),每到晚上,茶馆内挤满了老老少少、“三教九流”的听众。说书者戒方一拍。全堂鸦雀无声,只有那说书者说到精彩处,嘴里滔滔不绝,但到关键时刻突然扎版,端起盘子收钱,多少随意,钱收得多继续多讲,钱收得少,应付几句收场。有些茶馆则把说书人的钱加在茶钱内,既能保证说书人的收入,也使茶馆生意兴隆。
     有的茶馆内还演唱竹琴、洋琴、一般演唱小曲小调,伴奏乐器的都是三五几人,竹琴、洋琴唱出名的都设有专场。在旧社会曲艺听众也有阶层之分。如新南门大桥右侧靠府河边的大茶馆,起初是当时号称“成都金嗓子周旋”的李月秋在那里演唱,听众大多是劳动人民。热天,不少人到此乘凉听曲艺,因而常常客满。后来她由新南门府河茶馆跨进了“总府街新世界茶厅”身价倍增,听众大多为富有阶层、商店老板、“袍哥、操哥”等。李德才的洋琴专场设在现提督街军影二楼上,场地不大,加上临时搭凳子最多座60来人,茶钱与演唱费一起收,这里经常听众饱满,不少“知音”不得不提前占位置,贾树山的竹琴专场也是同样情况。有些爱好者,座不下就听“战国”(即站着听),既不给茶钱,也不给听钱,乐此不疲。


     成都茶馆也是众多江湖流浪艺人的大舞台。敲盘子的、唱荷叶的、拉二胡的、唱莲花闹的、大金钱板的、耍小魔术的等等,这些流浪艺人以艺养口,整天为生活劳禄奔波。他们进入茶馆,立即敲动简单的乐器,在适合的地方开始演唱,唱完一段扎板,向每桌茶客要钱,多少不拘,任凭施舍。解放前,成都一些茶馆成都茶馆为封建袍哥组织所盘踞。封建袍哥组织成员都有集体吃早茶的习惯,到了吃饭时间也就各自散去,各搞各行。封建袍哥组织开堂会,每月一至两次,全堂袍哥到齐,大码头多则售茶二、三百碗,小码头也要卖几十到一百多碗,封建袍哥拜码头、联络友谊、调解纠纷、排忧解难、吸收兄弟伙一般都在茶馆里进行。
     成都茶馆,解放前还养活了不少处于社会低层、生活困难的穷苦百姓。如茶馆掏耳朵的、修脚的、卖花生胡豆的、卖香烟瓜子的、卖糖饼的、卖麻花油糕的、卖书报的、装长水烟袋的等等。这些人在茶馆里穿梭不停,全靠小卖和手艺养活家人。因此,成都茶馆也就成了他们养家糊口,公德无量的“救世乐园”了。


           解放前,成都大小茶馆都张贴“休谈国是”的字条提醒茶客。因为国民党反动政府为了控制人民,巩固统治,在茶馆九肆,遍布特务份子,白色恐怖。谁要评论国是,当场就抓,(戴上红帽子,指共产党。)轻者座牢,重则处死。茶馆老板也最不愿发生这类事情,影响营业,带来损失,故贴出“休谈国事”的字条,以示警告。

 

 

[关闭窗口]

成都市人民公园版权所有  共有 2695691 人访问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 2002-2014 A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7177号
公园地址:成都市少城路12号 邮编:610015 本网站由成都市世腾信息中心建设和维护 shiteng5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