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鹤鸣茶社”的旧故事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鹤鸣茶社”的旧故事2

 

           茶社也是革命人士活动的场所,茶社是九流三教诸色人等汇聚之地,自有其消极的面,但也有其积极的一面。有的人把茶社视为纯全的藏垢纳污之所,也是一种偏颇之见。在我经营枕流茶社之前,就曾经听见长亲谈过:早在大革命时期,有些进步青年即曾以“枕流”作为集会活动的场所。在我经营“鹤鸣、”“枕流”期间,党在成都尚处于地下状态,当时有些党员经常来我社秘密聚会,我并认识其中一位姓周的女青年(年久日深,忘其名字),知道他们来此主要是因“枕流”是众所周知的学生茶社,不易引起特务的注意。当时,“鹤鸣茶社”以教师、绅士为主。地下革命活动要少些,但枕流就多了。即不说自己执教有年,对学生们的心理和思想有所了解,有所同情,仅以他们是我社常来的顾客,而且文明礼貌,也很受人欢迎。因此对他们的活动,我们都装做不知不觉,抱着不闻不问的态度。大约49年下半年,形势更见紧张,他们即未再来枕流聚首了。

 

 

 

       “ 绿荫阁茶社”的茶客多属退休闲居的军政人员和上中层的地主阶级,这些人经济状况是属中产以上的,他们生活安定,也懂得稼樯艰难,家成业立,会聚于此,图个乐享清福,闻话沧桑。其目的虽和枕流的学生相似,但对其它玩乐则没有多少兴趣。他们谈话的内容更与学生的言语相去甚远了。乃以假公济私的方法,借口要在这里培植风景,

 “ 射德会茶社”。以上五个茶社均当公园之东部,惟射德会茶社居处西偏。这里游人较少,且有一偶空地,可作射箭的靶场。茶社主人姓程,本是一位拳术教师,尤爱射箭,故在此开设茶社,以与同好“终日射侯”。来此射友习射之后,就地休息饮茶,讲习射技,亦可谓“舍矢既均,序宾以贤”了。俗话说:“穷不习武,福不教书。”可见这里的射友茶客,生活也是相当优裕的。
           这几家茶社各有其特别的条件,各有其服务对象,茶客既很稳定,故各家的生意亦赖以经久不衰

[关闭窗口]

成都市人民公园版权所有  共有 2697418 人访问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 2002-2014 A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7177号
公园地址:成都市少城路12号 邮编:610015 本网站由成都市世腾信息中心建设和维护 shiteng5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