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辛亥保路运动与“张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瞻仰“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联想
      
--追忆同志会副会长张澜先生革命事迹
              


       在辛亥革命90周年。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于暮春3月的一天,特邀省参事裴先章、省文史馆馆员贾沛若、市政协文史三研究员周焕俊及青羊区政协文史委副主任肖慕良四同志前往成都市人民公园,瞻仰“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是日,天朗气清,春风和煦,园中花草葱茏,古木参天。我们来到纪念碑前,肃然起敬,仰观碑峰高耸云天,碑座庄严肃穆,同仁向纪念碑行三鞠躬礼后,与张澜家关系密切的先章同志首先讲述起张澜革命功绩,如数家珍。接着沛、焕俊、慕良等同志相继讲述了张澜任保路同志会副会长期间视死如归、抗争到底的英勇事迹。诸位的言谈内容,使我深受教育,为了旌表先辈功绩,特将言谈内容整理成文,以相效法。
“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既是四川人民英勇斗争的历史现证,又是加速武昌起义的革命导火线。正如中山先生评价四川保路运动时所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为了纪念保路死难烈士事迹”,四川人民在1913年修建了这座雄伟的丰碑。
        张澜字表方,1872年生于四川南充,清末秀才,辛亥革命前参加立宪派。在四川保路运动中英勇战斗,临危不惧,为维护川人利益以死抗争,不愧是保路运动的中坚,是中国近代一位爱国主义的榜样。张澜自选任同志会副会长后,对卖国求荣的腐朽官吏猛烈评击。前清四川总督锡良在光绪廿九年(1903年)奏请自设川汉铁路公司。公司章程明确规定:“先集华商股本自办”,从而有力地遏制了英、法、德、美等帝国主义掠夺四川筑路权的侵略野心。还规定经费自川鄂人民的丁粮附加税款,川鄂各界推选股东代表建立川汉铁路公司。
     当时清政府为能用川汉铁路来抵借外款,清宣统三年下了一道“铁路均归国有,定为国策”的所谓上谕,由邮传部和英美等国向银行签订了借外债的合同。九天后,清帝又任命端方为粤汉,川路铁路大臣,强力推行卖国政策。
1911年6月,川汉铁路股东代表临时会议在成都召开,成立了“四川保路同志会”,奋斗目标是“破约保路”。四川各州县,成都各界纷纷响应并立即成立保路同志分会,同盟会员及进步人士踊跃参加,势如狂澜。是年8月5日,第一次特别股东会开会之前,先酝酿正副会长人选,四川咨议局议长蒲殿俊发言说:“副会长请张表方(即张澜)担任最合适。”副议长罗纶接着说:“表方雄才善辩,非他莫属。”最后一致通过张澜出任副会长。川汉铁路第一次股东会后,7月开会欢迎赵尔丰就任川督,会众发言,多为请赵代表川人急路,赵却说:“大家不要性情太急躁”。此时,张澜立即驳斥:“川人争路,奉先朝诏旨,并未违法,无视民气,乃故为瞽盲耳!”川汉铁路公司第一次股东大会按时召开,赵尔丰以总督部堂身份出席大会,并作训词说:“四川人负担重,又太穷,要一口气筹足七千万两路款银子,极不容易。如果筹集不起,已筹集的转瞬用光,后将何以为继。朝廷深思熟虑后,一则为减少川民负担,二则不欲工程用款绌停顿,所以才有向外人借款筑路之举。”张澜迅即批驳:“大帅演说意谓朝廷用川人筹款困难,负担太重,才借外债修路。今天只要川人筹集出款修路,那路便保住了。对大帅的话,我们不尽了解。何以盛宣怀签订条约时,偏把襄阳600里路划为支路,把我们夔府几百里路凭空抢去,抵偿与四国银行?”对于体恤民艰的欺骗,张澜又揭露说:“朝廷于租股外取于四川百姓的,比如肉厘酒捐,油捐唐捐,还有许多捐,年年有加无减,何以不体恤民艰,何以独予租股一项便恤起民艰来了呢?是夺我四川百姓权利,反说体恤民艰,其谁欺?欺天乎!”张还愤恨地说:“川人筹款困难,说法不妥,四川股款,几年来筹了一千五六百万两,十倍于湖北还多。”赵尔丰被张澜顶撞得恼羞成怒,威胁说:“你们再这样任性乖张,不知底止,哼,我看……。”面对四川风起云涌的保路运动,清帝令饬赵尔丰“切实弹压”、“查拿首要,先行正法。”赵尔丰与盛宣怀、端方密商,将四川保路风潮压制下去,贯彻国有政策。

            9月7日上午,四川藩署开会,到会的有蒲殿俊、罗纶、颜楷、张澜、彭兰芬等人,刚要散会,接到督署电话,要大家上院看电报。大家至督署花厅,赵尔丰声色俱厉地说:“将铁路收归国有,是政府既定方针,岂能更改,汝等聚众反抗,借题发挥,妄图造乱,汝等须认错,否则严办。”张澜独与之抗论:“我们没有错,人民更没有错,谁许四川人出钱修路,路权理应属于四川人民,四川人民争取自己的路权,何能认为非法,出尔反尔,把路权让与外国,实属引狼入室,危害非浅。”赵尔丰理屈词穷,采用蛮横手段将他们几人拘禁起来。赵尔丰正计划以蒲、罗、张等人纵火焚烧督署罪名,将这几人立即正法。不意署外传呼“将军至”,玉昆将军进入督署即询赵:“诸被逮者,均系绅士非匪人歹徒,以政见不合,责任难卸,非叛逆也,是否请旨?”赵曰:“有奏无批”。玉昆曰:“朝廷尚将几人暂拘于督署。“成都血案”发生后,郊县人民围城请求释放蒲、罗、张等人,遭到残酷镇压,从而激使保路同志会迅速发展为保路同志军,全川各地不断爆发武装起义,风起云涌,势不可遏。此时,清王朝除派两江都督端方带鄂军入川镇压外,又派岑春煊赴川剿抚。但岑始终未能入川,端方则在资中被他所带的鄂军起义军官中的任永生砍杀于资中“天上宫殿”前。因而清廷既未能阻止保路运动向武装起义的发展,也未能挽救他们必然灭亡的命运。与此同时,罢市、罢课、罢工、抗粮抗捐等群众行动掀起狂潮。1911年9月25日,荣县宣布独立,在荣县独立前后,起义军还曾经占领彭山、眉山、青神、井研、洪雅、夹江等十余州县。
                                 在清王朝越来越动摇的时刻,1911年10月1日,赵尔丰先行释放张澜、彭兰芬等四人。不久,又传来武昌起义的消息,赵尔丰才决定于公历11月15日释放了蒲、罗等人。
      1911年11月8日,“大汉四川军政府”宣告成立,蒲殿俊任都督,朱庆澜任副都督,军政府设成都旧皇城内。从此,清王朝在四川的封建统治宣告灭亡,轰轰烈烈的四川保路运动完成了历史使命。保路事件虽已过去90年,但先辈张澜的爱国主义精神永远激励着成都人民团结奋进。

[关闭窗口]

成都市人民公园版权所有  共有 2695723 人访问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 2002-2014 A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7177号
公园地址:成都市少城路12号 邮编:610015 本网站由成都市世腾信息中心建设和维护 shiteng588@163.com